当前位置:临沂艺术网 >> 热点活动 >> 书画评论 >> 浏览文章
郑夑的墨竹及其他
作者:劳继雄 日期:2014年12月19日 来源: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 【字体: 】  

  清代中期扬州八怪之中,郑燮是最具传奇色彩的画家之一。字克柔,号板桥,尤以板桥盛名于世。他无亲兄弟,用现在的话来说是独苗,仅有一堂弟,而且还比他小二十四岁。他在乾隆元年(公元1736年)时中进士,然后以进士选范县令,据说他为人疎放不羁,在任范县令时乃日事诗酒,以至“官事且不能辦,何论家事”。一应米盐琐屑之事,都请一位名叫王體一的人为之,因念其任劳任怨,每当郑燮空暇作画时,必以兰、竹、松、石报答之。范县淳朴的民风,使他在这段日子里,布衣疏食,草帽芒鞋,过得非常舒心而又富于诗情化,因此,即便后来归老江南,每每忆及都刻刻难忘。他被改调潍县时,适逢饥荒,因为民请账而得罪了大吏,被免职还乡,从此恣情山水与骚人野衲为伍,专事于书画的创作而声誉大振。

  在众多传世郑燮的画中,除花卉木石外,其墨竹尤为称著,以至于郑板桥与墨竹往往成为不可分割的同义词。以观他的墨竹籍书法之用笔,枝干瘦劲,竹叶飘洒自然,多不乱,少不疎,脱尽时习而独具风貌,达到了“纸外之竹更多于纸中之竹,竹外之风更多于竹内之风,有笔墨处故是画,无笔墨处也是画”的艺术境地。对郑燮而言,在未画竹前胸中无一竹,既画之后则胸中不留一竹。他解衣磅礴,完全忘却了自身的存在,此时笔墨的挥洒已是情感的喷涌,笔之所至如阴阳二气,挺然怒生,抽而为笋为篁,散而为枝,展而为叶,实莫知其然而然。一幅墨竹犹如鬼斧神工般跃然纸上。这就是郑板桥之竹何以能使世人倾倒而争相收藏的缘由,也是中国文人画的精髓所在。

  其实郑板桥的竹之所以画得如此传神,正如庖丁解牛一样,得益于他长时期对竹的观察揣摩,唐韩幹画御马云:天厩中十万匹皆吾师也。而今天郑板桥同样也是“予客居天宁寺西杏园……后园竹十万个,皆吾师也”,可见师法自然,应物象形,为竹传神始终是郑板桥的艺术宗旨。

  曾见郑板桥一题“吾邑善画竹者,以禹鸿胪为最而渔庄尚友次之,禹竹称于上都,渔庄之名偏于湘楚……”。这里所指的禹鸿胪即为禹之鼎,字上吉,号慎斋,扬州人,因于康熙二十年官鸿胪寺序班而被称为禹鸿胪。他的写真白描,以秀媚古雅推为当代第一,郑板桥对他的竹如此的推崇,大概更因为是他写真的缘故,而尚友,字有朋,号渔庄,江苏兴化人,也是一位写实的花鸟画家。按画家知唏录据湖南通志载“尚友江苏淮阴人,清初寓湖南茶陵,词翰,丹青妙绝一时”为此,中国美术家人名大辞典疑其即是渔庄,现从郑燮题中可见确是同一人。大概是偏于一隅之故,传世渔莊的画颇为少见,但他的竹仍为郑燮所赏识,也是非同一般。

  郑燮对书法自有独特见解,认为,清初书法尚圆媚是受了赵孟頫、董其昌的影响,而近人争学大唐书,纯皮几骨非欧虞,因而也使书法误入歧途,到了干枯无味的地步。他对书法时派的批判,虽有偏颇之处,但也不无道理,一旦大家争相追摹一家一派的书体时,其弊端必油而生,郑燮是清醒的,为此他在书法上逆势而行,以隶、楷参半,自称六分半书,如金冬心的漆书那样,创造出个性完全独特的风貌,再与其画匹配,可谓相得益彰。

  郑燮是一位典型的文人写意画家,这在诗词里也能体现出他率真的性情,他在艺术上卓越的造诣,使他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,然而他还是谦卑地自称是“麻丫头针线”,这也就是郑燮的可敬之处。■

 

相关文章
图片相关
伏久者飞必高——记画家刘世舜 多位名家对尹沧海先生的评价 群峰揽翠江山秀:画家柳汀作品欣赏 王羲之及以后书法家的狂狷美 邵大箴:纪念齐白石先生的当代意义
最新发布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