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临沂艺术网 >> 热点活动 >> 书画评论 >> 浏览文章
杜振北 : 从王思衍、陈允升到马国栋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6年12月30日 来源:本站原创  【字体: 】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华路上墨意浓   


       和马老相识应该很早了,大概是八十年代末吧,那时一有空闲喜欢到新华路附近逛街,彼时沂州城的书画装裱多集中在新华路周围,逐家店转悠,也相当于参观了一个时贤的书法展。有次偶尔转到新华路东侧一家店,店面很大,看完外间的文房及书画,循道向院里,不觉进入主人的工作室,四壁书画,一帘墨香,眼前恍然一亮。主人正在独自伏案创作,面对不速之客,微笑打招呼。这时才知道主人是马国栋先生,此时已在国内书展多次获奖,久享大名。马先生方脸浓眉,神清气爽,学者气质,武生形象。当时未敢打扰主人创作,稍作逗留而去。
      此后二十多年,岁月倏忽,马老像隐士一样,淡出书法圈。偶尔坊间见其作品,而却见不到马老身影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马国栋先生像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 洗砚池边寄踪迹 


       直到癸巳之秋,经荷塘书屋主人林思成先生推荐,偶然收藏了一幅著名书家陈允升先生中堂及一幅对联的单条。对联字体是陈先生最为得意的铁线篆,惜上联缺失,展读之余,甚为憾事。诗人李洪光先生说,陈先生的高足马国栋先生,能传陈先生法,尽得陈先生书道之妙诣,可试试请马老补写一上联。遂有访晋墨斋之行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作者收臧的陈允升先生写的下联


         晋墨斋算是砚池街的老店了。西靠五贤祠,东近沂蒙路,后院就是老木器厂,据说木器厂就建在五贤祠的旧址上。

       晋墨斋三楼是马老的创作室,在宽大的写字台上展开对联,面对先师手泽,马老神情一下恭谨起来,略带庄重的口气说,这是陈先生在三官庙教书时写的,我试试吧。
       数日后,建峰弟说接马老电话字已写好。遂与建峰同访晋墨斋,马老已按原制式写好上联,陈先生的下联是:法司马公家训袛在积德一端。马老补的上联是:守东平王格言不外为善二字。师徒联手,果然珠联璧合,一脉相承。陈先生的铁线篆得斯冰体势,融自家精神,细筋入骨,外雅内健,马老尽得师门心法,又多一派勃勃生机。  马老轻声说,陈先生的境界我达不到。马老又详教宣纸染色作旧之法,以期尽量完美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马国栋先生补写的上联

           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晋墨斋中话传承


      此后每有暇日,往往移步晋墨斋访马老,闲聊多在午后,砚池街的斜阳会透过窗棂,照在马老红润的脸庞上。兴致高时,马老也会点上一支烟,轻烟缭绕中,我们聊庄陔兰、王思衍等临沂先贤,更多的聊起他随陈先生学书的经历。这时候仔细打量四壁,除了魏启后先生赠马老的系列书画,就是陈允升先生的书法作品,陈先生的遗照,就放在正面书橱里,从照片上看,陈先生着旧式棉袍,清癯瘦削,双目有神。陈先生出生于城南富家,幼读诗书,早年被兰陵王思衍先生礼聘为西席。王家是兰陵世家,与大店庄家世代交好,皆功名鼎盛。王思衍先生是光绪二十四年进士,据说曾为皇家园林题写匾额,慈禧欣赏其书法之清正刚劲,谓之铁笔。鼎革后居兰陵,日军侵入枣庄时,耻做亡国奴,愤而自杀。铮铮铁骨,景行仰止!王先生诗文书法篆刻俱精,尤精小学,曾著有《文字盲说》一书,惜未付梓,书稿现藏兰陵王氏后人处。民国期间,为家乡修桥筹款,王思衍、王天乙等兰陵名家曾在沂州城内鬻书募捐,故临沂存世王书较多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王思衍先生像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王思衍先生作品


       陈允升先生在王家做家庭教师,据说不取束脩,但从王思衍先生学书法。王先生得此知己,悉心教授,数年尽传衣钵。王先生书翰应酬不暇时,多让陈允升代笔。王先生逝后,陈允升回家乡继续教书,雷一谷、冉凡重、张宝民、孙若良等临沂名家,都是陈先生的高徒。临沂文化名人刘家骥先生是陈先生的亲戚,也常和陈先生探讨书法。马老是陈先生的学生中比较年轻的一位了,十三岁随先生学书,耳提面命长达十多年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陈允升先生像


      马老常说起陈先生督课之情状,陈先生曾说评价书法优劣,因个人审美取向各异,但字不能写错,尤其是篆法,古今字形演变,必须弄清,切不可错。语言朴实,尽可窥老一辈书家治学之严谨。


 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 

点击浏览下一页
马国栋先生作品


           泰兴楼上说掌故


      马老最喜和我聊临沂掌故,从先贤遗墨到志书轶闻,再到沂州古城的建制及沿革,有时一聊到饭时,吃饭必到泰兴楼。泰兴楼又成了我们聊天的第二场所。


点击浏览下一页
高昆先生像


        泰兴楼主厨高昆先生,祖父曾随冯玉祥将军掌厨,厨艺高超,是临沂硕果仅存的乡邦菜传人。马先生喜欢泰兴楼的菜,我们也就随先生遍尝了泰兴楼的锅塌鱼、糖醋鱼、烧蹄筋、扒鸡等等鲁菜中的经典名菜,边品尝边聊沂州城掌故,间或马老高兴,也会倒上一小杯老酒助兴。有时候扶秋、陈墨、了尘、建峰、苇泉、巩辉、洪光等兄弟也会在座,我们不聊写字不说书法,只说美食名菜,并期待着高大厨的拿手菜九转大肠,偶尔会提起城南老胡家制笔和莱州老王制的笔各有什么特点,更多的是说临沂几家老菜馆谁的风味更地道,城门楼子的位置,甚至王思衍先生来城里住在谁家,跟沂州城里哪家大户人家世交等等。老菜馆、老酒、老话题,马老总是轻声细语缓缓道来,让一桌子的文青仔细品味,更立体更鲜活地了解了临沂城的变迁。岁月沧桑,已不是旧时的山河,然而脉络还在,似乎一切又都在按部就班,薪尽火传,从来就没有断过,从晚清到民国再到今天,从王思衍到陈允升再到马国栋。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
         (作者系书法家,收臧家,文化研究者,诗人)


 

 

相关文章
图片相关
薛永年评画家刘明杰:北體南韻 古意今情 黄宾虹艺术成就论 沂州刘震:从国美(中国美术学院)走出的画家 赵艺然作品赏析 古风写意  翰墨禅思——近僧印象
最新发布
热门推荐